pn056看过本文章的人还看过:[责任编辑:pn056]用微

上海规定市级干部配偶不得经商办企业(全文)2015年05月04日18:18来源:东方网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-->人参与评论市级领导干部的配偶不得经商办企业;其子女

【CIMIC】11 11 京东全球好物节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
人参与0评论想当年重庆“唱红打黑”之时,多少人换着角度论证其正确与必要。仇和也是一样,对仇和模式的反省,也只能在其“出事”之后。

反腐之风劲吹,官员落马不断。因贪腐落马,贪赃自肥、作法自毙,咎由自取,自有党纪国法。

但,有一类落马官员,却容易引来遗憾之声、叹惋之辞。落马前,皆以能官干吏形象行世,或头顶改革明星风光无限,或舆论赞誉不绝于耳,一朝落马,反差较大。

比如,深圳原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蒋尊玉。近日,广东省纪委机关刊物《广东党风》披露了蒋尊玉的贪腐历程:疯狂收受巨额利益,在私企老板的安排下多次嫖娼、参与赌博、与多名女性通奸。然而,回顾蒋尊玉的工作历程,他也曾被贴上“能官”、“有魄力”这样的标签。当然,最典型的莫过于前段时间落马的云南原省委副书记仇和。

“遗憾”也在情理之中。因为,民众见多了混日子、熬资历、拼关系的“庸官”,能干事却不干事、不干正事干邪事。

类似仇和、蒋尊玉这样的官员一上来就大刀阔斧,搞城建、推改革、抓作风,雷厉风行,民众显然不无好感。即便发现他们也可能权钱交易、利益输送,但看在“能官”份上,差可忍受。

这并不意味着民众缺乏底线意识、是非观念不清,乃至法治意识薄弱,不过是在“光贪不干”、“不贪不干”与“贪且干事”的选项中,退而求其次的无奈选择而已。

事实上,在过去几十年间,我们一直在礼赞这些“改革明星”的强势与能干。而大大小小的仇和们,也因此一度成为公众舆论的宠儿,“一路被举报,仕途却一路惊喜”。仇和如此,蒋尊玉如此,刘志军如此。

就这样,很多人,包括这些“能官”本人,往往沉溺于事功,或以事功为店招,而有意无意忽略规矩,从而长期游走于法律、制度的边缘而不以为意,甚至还错误地认为,越轨逾矩本身就是在突破、在改革、在不断创造新的“××模式”。以最近落马的仇和为例:

在沭阳,仇和强力推进小城镇建设,在没有政府任何补偿的情况下,要求离马路较近的住户拆房重建,自己不拆,政府就出动推土机将房屋推倒。

在宿迁,仇和片面理解“市场化”的概念,无视政府应该提供公共的责任,将医院与学校推向市场一卖了之,贻害至今。

在昆明,仇和的“强”与“能”则发挥到极致,无论是搭积木一般的搞城市建设,还是训孩子一般的整治官场作风,都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。

目前尚难以对仇和的“功”、“过”进行科学的比对,鉴于个中情形的复杂,也很难做精确切割与科学评估。但有一点则可以明确,仇和那种以gdp主导的政绩型发展模式,越来越不得人心。如果发展的锦囊中装满了个人算计、权钱交易、利益输送,甚至以牺牲法律的威严为代价,则这样的发展也注定不是好的发展,最终损害的还是公共利益。

其实,当反腐攻坚克难之时,也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“能官干吏”?

说到底,一直以来,社会没能找到约束公权力的有效路径。“有权就任性”几成定律,哪怕这“任性”可能会销蚀公众的基本权益,当其权势炙热之时,往往也只剩下欢呼“铁腕”、颂扬“能官”一种声音。想当年重庆“唱红打黑”之时,多少人换着角度论证其正确与必要。仇和也是一样,对仇和模式的反省,也只能在其“出事”之后。

此外,我们的重大公共决策也一直没能真正走出&ldquo。